栏目分类
热门嘉禾春秋文章推荐

广告赞助商

嘉兴故事 > 嘉禾春秋 > INTRODUCE

新塍塘古今谈(上)

2018-08-19 09:16 作者:邵洪海 袁培德 来源:www.jiaxing.cc 浏览: 我要评论 (条) 字号:

摘要:一点印象 我从未坐船领略过一条完整的新塍塘。 我家住在陡门高桥的东北方向,离运河塘(杭州塘)两三里路,并不在新塍塘的边上。小时候坐船,我到过新塍塘上的两个点:新塍镇和九里汇。九里汇除了一座杂草丛生的高桥(后来知道是里仁桥)尚有记忆,其他已无

  一点印象

  我从未坐船领略过一条完整的新塍塘。

  我家住在陡门高桥的东北方向,离运河塘(杭州塘)两三里路,并不在新塍塘的边上。小时候坐船,我到过新塍塘上的两个点:新塍镇和九里汇。九里汇除了一座杂草丛生的高桥(后来知道是里仁桥)尚有记忆,其他已无印象。去九里汇的河叫反修港,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开挖的,父母亲都说自己参加过开挖大军,但那时两人尚年轻,还没有走在一起。

  到新塍镇,走马泾港。这条河南连大运河,北接新塍塘,是贯穿南北的水上交通要道。记得第一回坐船到新塍,是跟着父亲和叔叔去买猪苗。

  用摇船晃荡着到新塍,路途是遥远的,人也头晕。估摸着有两个钟头,我们的船到达一个岔口,进入另一条开阔的水面,父亲说新塍快到了。我的头晕顿时好多了,心也“砰砰”地跳。

  把船临时停靠在虹桥边上,上岸。虹桥南有一排门面,都是小吃店。走进一家,同去的叔叔帮我叫了一客烧卖和一碗牛肉汤。我的吃速有点快,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吃到这样的美味,烧卖吃干净,汤自然也没有剩下。第一次的印象是深刻的,之后再吃无数烧卖和牛肉汤,味道似乎没有超过这次的。

  我们在新塍镇上并未逗留多久,甚至没有去看银杏树,因为摇船回去,路途依旧漫漫。父亲和叔叔轮着把橹,欸乃声一声长一声短,随着水波,悠远而去。小猪在船舱里“吱哩吱哩”地叫,湖面上时有水鸟扑棱,给我这个难得出远门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惊喜。

  再次接触新塍塘是在工作之后。那时我在高照中学做老师,有好些学生是荫家桥的,我借家访的顺便,又去看了几回新塍塘。有一回,我站在荫家桥上,南北眺望,水波不兴,两条赶鸭船缓缓而来。船不大,很灵活。船上人带着草帽,一人一船,划着双桨,不时发出只有鸭群才听得懂的口令。鸭群有纯白色的,也有颈中部带有白羽圈的麻鸭,它们在头鸭的带领下,有纪律地游在船前。我站了好一阵子,迎面而来的风很舒服。新塍塘两岸树木林立,村庄掩映其后,人烟袅袅,使人有归属之感。

  现在的新塍塘上已很少见到航船。择了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,我从北郊河新塍塘闸一路沿绿道走到新塍镇,竟然只看到一条行驶的货船。往日的繁忙不复存在。新塍塘水面开阔,近年因五水共治,水质也相对干净。沿途看到很多掩映在芦苇丛中或躲于桥墩旁的垂钓者,他们安静得可以坐几个小时,甚至一整天,使新塍塘的河水都不敢起大的波浪。

  绿道上有人跑步,有人骑行,也有几个是来怀旧的。在荫家桥畔,遇到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,问起,说原本居住在这里,现在拆迁了。有人跟他攀谈,他一下子找到了倾诉的对象,边指边说,停不下来:“这里原来有棵大树,我们常在树下乘凉。那里是老的轮船码头,每天早上有很多人赶来等轮船,比现在的公交车站还要热闹。弯进去的河浜底里有我们家的河埠……”他甚至把家世都跟我讲了,他的爷爷是到荫家桥来做上门女婿的,但父亲又随了爷爷的姓——可见奶奶的宽宏大量——所以跟河浜里大部分人的姓不一样。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河对岸有一块水泥残石,断成好多节。这样的轮船码头,刚出九里汇时,也看到一处。它们的残破让类似这样的老者很容易回想起并不遥远的历史。

  村庄没有了,每隔一段路的河浜也奄奄一息,新塍塘两边给人空荡荡的感觉。虽然绿道旁人工种植了一些花田,也设置了小景点,但终是少了自然之味。倒是芦苇丛中,偶然蹿出的水鸭,弥补了一丝野趣,让人精神一振。


 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江南水乡特有的生产劳作——捻河泥。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特别说明

◎ 广告赞助

◎最新评论
     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
      表  情:
      评论内容:
     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  *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,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! Ctrl+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

      ◎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

      ☉出处:嘉兴故事         网址:http://www.jiaxing.cc
      ☉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。
      ☉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,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。
      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。